ARTTOWN

陈逸墨:书之爱

陈逸墨 ·  2015年12月02日
发现艺术
阅读 2946评论 0

有朋友常问我,你那么多爱好,最喜欢什么?说来我自己都不信,是:翻书。出门去书店翻书,闭门在家也是翻书。是的,是“翻”书,不是“读”书,因为在书店翻书是为了迅速选择好并带走,而家里藏书太多,也只能是边翻边看了。现在能有时间完整读一本书,实在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

家里的藏书,都是自己精心挑选并一本本买回的,所以印象深刻,虽然每次看似不经意的翻看,因为对其有兴趣,虽快速浏览但基本过目不忘。一旦有天需要这些资料时,它们就会纷至沓来。

爱书的人,一般都是书店的常客,去的多了,连翻书都有些经验了。书店很多,其实根据经验,早知道哪里有好书卖,常去的就几家。进入书店,面对堆积如山、扑面而来的各种图书,也不会手足无措,因为熟悉,逐步眼睛一扫,就能分辨出哪些书已经购买,哪些书已经翻阅过。对于新上架或感兴趣的书,一般仅看书名、作者、出版社,即可决定去留了。如果还犹豫,至多翻看一下目录就能取舍了,所以我购书的过程向来干净利索。

午后茶罢,又到刚迁至家附近不久的中原图书城闲逛。几家熟悉的书店匆匆而过,大概出版社出书没有读者买书容易,收获并不大。余意未尽,就随处逛逛。到二楼一拐角处时,突然,我精神一振。

这是一间陈设简单的书店,门外没有各种色彩斑斓的宣传海报,架子上整洁有序地摆放着一本本似旧尤新的书,没有华丽的装帧,只是安静地伫立在主人安排的不同位置。书店如人,也是有不同气质的,这间粗看不起眼的书店,却散发着淡淡的古朴素雅气息,虽然没有耀眼的外表和色彩,却令人眼睛一亮。

漫步书店,柜台收银处无人,举目四望,见一清瘦戴眼镜的中年男子,低坐于后排书堆间,只见其捧书扶镜,正专心读书,知有人来也不抬头,仅淡淡的说了声:“看吧!”可知,这就是书店的主人了。

这个书店经营的图书,多为文史哲之类,放眼望去,作者皆近现代文坛名士,书也自是非同寻常。因触目皆是精品,所以举步维艰,按我的挑书风格,在此拿书竟如同摘桃子一般,真没有什么可挑的,因为都是好书!不一会儿,手中积累的图书就拿不住了,我惊异与书店主人的爱好如此相近,转头看去,书店主人还在埋头苦读,旁若无人。

从书店图书的品质与种类我推测,店主应该是个痴人,因为爱读书,又懂书,藏书越来越多,后来干脆开了个书店,不以盈利为目的,做的全是自己喜欢的事情。想到这里,我不由暗竖大指。转念又想,自己和店主如此相似,会不会将来也会开个这样的书店,但要出售自己喜欢的藏书该是什么滋味?此时,依稀可见店主的侧影换成了我的模样,看着身边挑选的书不断增高,想着他的这些书都成了我的书,不久之后我也可能会坐在书店卖书。我果断停止挑书,对店主说:“结账!”

这时,店主才放下手中的书走到收银台,看我挑了这么一堆,不仅抬头看了我一眼,边打包边说,这些书也都是他精心挑的,基本都看过。趁他打包期间,我忍不住又向前走几步,看见一套张充和的书,很好,但考虑自己双臂的承受力已经提不动了,不再翻读。接着,又见一本记录张岱生平的《前朝梦忆》,刚拿到手,就听店主说:“这本书不错,送你了,存书不多,拿着吧!”这,哪像是个卖书人!

我执书说:“世间一直有痴人。”说罢与店主会心相视而笑。分明,我们的耳边似有人又在嘀咕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”

“这本也送你!”临别,店主突然转身抽出一本小书来,不是自己挑选的书我一般不会要,正要推辞,眼光扫见书名,为《书之爱》。于是,我欣然接受。

(图:为今日部分购书)


  2946 次浏览 
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,可送花支持。
已收到1朵鲜花
  • 美娟美娟送了 1 朵花2016年01月27日
  • 文章评论

    陈逸墨其他文章

    陈逸墨:曾是飞鸿照影来 -“钧天鹤影...

    曾是飞鸿照影来-“钧天鹤影”琴铭复刻记陈逸墨己丑年(2009)年秋,与王鹏、杜大鹏、陶艺等诸友萍聚于京南,诸友把酒言欢之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7年11月03日

    陈逸墨:杀死巨鱼非佳瑞

    杀死巨鱼非佳瑞陈逸墨刚刚看到捕杀巨型海龟的这个新闻,马上意识到此非“佳瑞”。因为巧合的是,近几天恰正在热读《青琐高议》,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12月07日

    陈逸墨:陶情不出琴书外 雅兴多应水...

    陶情不出琴书外雅兴多应水石间——我与叶煜松先生的琴缘、画缘、山水情陈逸墨(此文作于2011年)清明时节,为兑现一大型佛学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11月12日

    陈逸墨:非诚勿扰 ---《诚一堂琴谱...

    非诚勿扰-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读后感陈逸墨(一)第一次见到《诚一堂琴谱》的书名时,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主要是对“诚一”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11月05日

    陈逸墨:岳山 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...

    岳山-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编后感陈逸墨(一)什么是历史?其实历史就是“人史”,是由无数不同的人组成的历史。而在历史的舞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10月30日

    归去夜雨正浓 来世再续琴踪 ----...

    归去夜雨正浓来世再续琴踪-----古琴家裴铁侠先生与《沙堰琴编》陈逸墨(一)帐外,烈烈风中,乌骓马引颈高嘶,一个高大的身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10月01日

    陈逸墨:七弦明年有约,将军归去可好?...

    (一)1718年,也就是《澄鉴堂琴谱》付梓之时,勤政的康熙大帝时年64岁,已是垂暮之年。四阿哥胤禛时年40岁,此时正韬光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04月08日

    陈逸墨:知心的人儿为何这么难? --...

    岂只是巧合!昨天一踏上汉江岸边的土地,就见钧天坊网站发布了《知音》的故事。之前,我不知网站编辑们的工作内容,编辑们也不知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01月30日

    陈逸墨:为善最乐---《你为什么害怕...

    (北风呼啸,冰雪覆盖,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还有写了一半的读后感,不知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寒风中需要帮助?于是,把文字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6年01月26日

    陈逸墨:文字·奔腾的力量 -----...

    (一)晨光中,艰难爬起,半梦半醒间向洗漱间出发。途中,顺道瞥一眼手机,还好,基本无恙,无漏接来电。只是,有条信息似有些异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5年12月22日

    陈逸墨:何可一日无此君 ———《百瓶...

    蜀派琴学家唐中六先生已经八十多岁了,但身体硬朗,声音洪亮,本该颐养天年,近年仍笔耕不辍。两年前,和陶艺先生一起去位于成都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5年11月09日

    陈逸墨:秋风画扇

    七夕,秋风送凉,兴来画几扇。此时,鹊桥上,隐约似有人会面。遥想秋风中,亦有不少人摇扇,遂摘来再看。“秋扇见弃”是古代文艺...

    陈逸墨

    喜爱
    2015年08月20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