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TOWN

陈逸墨:何可一日无此君 ———《百瓶斋琴谱》出版后记

陈逸墨 ·  2015年11月09日
发现艺术
阅读 6263评论 0

蜀派琴学家唐中六先生已经八十多岁了,但身体硬朗,声音洪亮,本该颐养天年,近年仍笔耕不辍。两年前,和陶艺先生一起去位于成都郊外的唐府拜访,唐老师特意在家安排了一桌地道的川菜。席间,我刚用筷子稳定住一块腊肉,就听唐老师用浓重的四川话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年纪大啰,编辑整理古琴文献的任务,以后就交给你们啦!”我的耳朵一般会患选择性愚钝,一听四川话就自动调整为睡眠模式,但这句话听清楚了,于是边品味川菜边用川味普通话回答道:“要得!要得!”


随后,我在唐老师家放置了一台专业扫描仪,在当地热心朋友的协助下,陆续进行收集古琴文献资料的工作。古籍版本的扫描有其特殊性,难度最大的是要在脆弱的“筒子页”里一一加衬纸,几百上千页的巨著就显得工程比较艰巨了。尽管如此,唐老师珍藏的广陵琴派名著《自远堂琴谱》还是一页页扫完了。在中国书店出版社、钧天坊等诸多朋友的共同协作下,《自远堂琴谱》顺利得以出版面世了。

有了这次守时、诚信、友好的良好开端,也许唐老师认为我们确实能做些实事,是值得信赖的,于是,就经常推荐或提供一些相关的信息和资料。

《百瓶斋琴谱》是川派最重要的古琴文献之一,只是比较罕见。还是在唐府,唐老师曾拿出一本著名琴家顾梅羹先生用钢笔手抄的《百瓶斋琴谱》复印本,资料确实珍贵,具有学术研究价值,但钢笔手抄字迹纤细,复印版本又漫漶不清,遗憾不具备出版传播的条件。

又过了些日子,唐老师来电话兴奋的告诉我,已经发现一部顾梅羹先生用毛笔精心手抄的《百瓶斋琴谱》,并得到一套完整、清晰的电子资料。唐老师把资料发给我,打开一看,果然清晰、完整、精美,这个版本是顾梅羹先生耗费大量时间、精力,反复校正、修订、眷抄的呕心沥血之作,十分珍贵。

王鹏先生得知后,表示自己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,在校学习斫琴时,曾随赵广运老师到顾梅羹先生家仔细测量过传世名琴“飞瀑连珠”,得到顾梅羹先生的指导和启蒙,有此特殊的感情与良缘,这部顾梅羹先生精心校订誊正的珍贵古琴文献资料,理应得到出版支持,此书遂列入“古琴文献研究丛书”系列的合作出版计划。

编辑过程中,往往会涉及到多方部门和众多朋友,过程的顺利与否,取决于彼此之间的相互理解和积极协作配合。也曾遇有不少有价值的古籍善本,但都因收藏者想法太多并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无法满足而停滞。经唐老师协调,本着相互理解共同协作的原则,与《百瓶斋琴谱》的收藏者很快达成共识,在出版社各部门诸位同仁共同的协助下,校对稿不久就摆在我的案上了。

古籍的校对工作有其特殊性,因筒子页是分别扫描的,所以校对时首先要逐一仔细检查拼版是否有误,还有漏页、错页、颠倒等问题。再就是序言、说明文字中有引用原谱文字的,要一一在原著中找到,涉及到古体字、误字、错字、断句等疑问,就要多方查找、印证、确认。校对对我来说就像考古,每发现一处失误,犹如挖出珍宝般兴奋,所以枯燥就转化为有趣了。

校对完的稿件交到专业制版印制部门,先后检测出两个看似清晰的电子稿,都达不到高品质的印刷出版要求。无奈,只好打算安排时间扛扫描仪北上专程扫录,其间反复沟通解决方案,还算不错,经副主编顾永祥先生的辛苦协调,问题得以解决,高品质的图片资料如期寄到。


接下来,制版、宣纸印刷、手工装订、制盒等工艺有条不紊地进行。逾百余日后,精美的新书终于面世了。

此次出版的《百瓶斋琴谱》,因资料珍贵,书法、版式精美,印刷也相应采用彩色印刷工艺。捧着这部装帧古雅、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琴谱,又想起了于华刚先生曾说过话,是的,我们把这部琴谱放大到两百余部,世上因为有这两百多部,这部珍贵的文化遗产又可以流传至少三百年了,这也许就是传承。

《百瓶斋琴谱》中,有枚印章极其引人注意,不是因为这枚印章独占一页,是其印文比较特殊,内容为:何可一日无此君。这个典故出自《世说新语》,王羲之的儿子王子猷酷爱竹,曾经暂住在别人的空房中,入住后随即就叫家人在室外种竹子。有人问他:“只是暂时住一下,何必这样麻烦呢?”王子猷得意的吹着口哨,并唱了一曲《我的柔情你永远不懂》,曲终,指着竹子说:“何可一日无此君!”意思就是:怎么可以一天没有这位先生呢!

中国历代文人向来爱竹,因为竹子具有很多文人推崇的精神特性,比如高尚有节,独立不群,正直谦虚,坚韧不拔等精神。宋代东坡先生曾说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士俗不可医。”此后,竹子在文人心目中更是:不可一日无此君。


因为喜爱,这两天按谱对弹数曲,体会先贤妙指,晚上挑灯夜读序跋琴论,理解先贤妙悟,清心明目。困了,就把琴谱置于枕下,神奇的是,颈椎病竟然也好了!快意笑读古人书,心情好,胃口就好,吃饭也香了!抱着琴谱不由感叹:何可一日无此君!

  6263 次浏览 
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,可送花支持。
已收到0朵鲜花

文章评论

陈逸墨其他文章

陈逸墨:曾是飞鸿照影来 -“钧天鹤影...

曾是飞鸿照影来-“钧天鹤影”琴铭复刻记陈逸墨己丑年(2009)年秋,与王鹏、杜大鹏、陶艺等诸友萍聚于京南,诸友把酒言欢之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7年11月03日

陈逸墨:杀死巨鱼非佳瑞

杀死巨鱼非佳瑞陈逸墨刚刚看到捕杀巨型海龟的这个新闻,马上意识到此非“佳瑞”。因为巧合的是,近几天恰正在热读《青琐高议》,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12月07日

陈逸墨:陶情不出琴书外 雅兴多应水...

陶情不出琴书外雅兴多应水石间——我与叶煜松先生的琴缘、画缘、山水情陈逸墨(此文作于2011年)清明时节,为兑现一大型佛学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11月12日

陈逸墨:非诚勿扰 ---《诚一堂琴谱...

非诚勿扰-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读后感陈逸墨(一)第一次见到《诚一堂琴谱》的书名时,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主要是对“诚一”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11月05日

陈逸墨:岳山 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...

岳山-----《诚一堂琴谱》编后感陈逸墨(一)什么是历史?其实历史就是“人史”,是由无数不同的人组成的历史。而在历史的舞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10月30日

归去夜雨正浓 来世再续琴踪 ----...

归去夜雨正浓来世再续琴踪-----古琴家裴铁侠先生与《沙堰琴编》陈逸墨(一)帐外,烈烈风中,乌骓马引颈高嘶,一个高大的身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10月01日

陈逸墨:七弦明年有约,将军归去可好?...

(一)1718年,也就是《澄鉴堂琴谱》付梓之时,勤政的康熙大帝时年64岁,已是垂暮之年。四阿哥胤禛时年40岁,此时正韬光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04月08日

陈逸墨:知心的人儿为何这么难? --...

岂只是巧合!昨天一踏上汉江岸边的土地,就见钧天坊网站发布了《知音》的故事。之前,我不知网站编辑们的工作内容,编辑们也不知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01月30日

陈逸墨:为善最乐---《你为什么害怕...

(北风呼啸,冰雪覆盖,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还有写了一半的读后感,不知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寒风中需要帮助?于是,把文字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6年01月26日

陈逸墨:文字·奔腾的力量 -----...

(一)晨光中,艰难爬起,半梦半醒间向洗漱间出发。途中,顺道瞥一眼手机,还好,基本无恙,无漏接来电。只是,有条信息似有些异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5年12月22日

陈逸墨:书之爱

有朋友常问我,你那么多爱好,最喜欢什么?说来我自己都不信,是:翻书。出门去书店翻书,闭门在家也是翻书。是的,是“翻”书,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5年12月02日

陈逸墨:秋风画扇

七夕,秋风送凉,兴来画几扇。此时,鹊桥上,隐约似有人会面。遥想秋风中,亦有不少人摇扇,遂摘来再看。“秋扇见弃”是古代文艺...

陈逸墨

喜爱
2015年08月20日